永立潮头,破浪前进

-----庆祝中科院计算所创建四十五周年

 

李国杰

 

45年前,年轻的共和国基础薄弱、百废待兴,但我国第一代领导人高瞻远瞩,在制定我国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时,将成立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以下简称计算所)列为四大紧急措施之一。在这一英明决策的指引下,我国第一个计算技术研究所于1956年诞生了。45年来,中科院计算所不负重望,在攻克计算机高技术、开拓我国计算机事业,促进我国计算机产业和培养高素质人才等方面作出了令世人赞誉的优异成绩。我国第一代领导人创建中科院计算所的英明决策和计算所在发展我国计算机事业的道路上立下的一个又一个里程碑将永载史册。

一、       我国计算机事业的摇篮

经国务院批准,1956825成立了由华罗庚担任主任委员,何津、王正、闫沛霖(1957年补上)为副主任委员,赵访熊、闵乃大、蒋士騛、吴几康、周寿宪、范新弼、徐献瑜、夏培肃、张效祥、张克明为委员的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筹备委员会,标志着我国第一个计算所诞生。在筹备会领导下,经过三年艰苦创业,计算所已发展到相当大的规模(1959年已有职工983人),1959517经中科院第七次院常务会议通过,正式成立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闫沛霖同志为首任计算所所长。

1956年成立计算所时,国内很少人懂计算机。筹委会按照十二年规划中提出的“先集中,后分散”的组建原则,以中国科学院为主,集中了当时二机部、总参三部、高教部、国防部五院等来自全国的科技力量共同筹建中科院计算所,先集中力量通过研制计算机取得经验后,再从中分出力量组织其他部门的计算机研制工作。从1956年到1962年,计算所举办了4届为期1-2年的计算技术训练班,共培养了约700名大学本科水平的计算机专业人员。这些人后来成为中国计算机行业的骨干。我国计算机事业的奠基者之一——夏培肃院士从1952年起就参加我国第一个电子计算机科研小组工作,后作为计算所训练班的主要负责人,为我国最早一批计算机人才的培养作出了卓越贡献。

计算所的筹建为我国发展计算机事业培育了第一批种子队伍,谱写了我国计算机创业的历史篇章。我国计算机界的两院院士多数在中科院计算所工作或学习过,包括(按姓氏笔划排列)冯康、石钟慈、华罗庚、李三立、李国杰、张效祥、张景中、沈绪榜、陆汝钤、金怡濂、周巢尘、林惠民、胡世华、倪光南、高庆狮、夏培肃、唐稚松、崔俊芝、董蕴美。计算机界一致公认中科院计算所是我国计算机事业的摇篮,充分肯定计算所在我国计算机事业初创阶段的历史贡献。在回顾这段历史时,我们不能不由衷地钦佩张劲夫、杜润生等我国老一代学院领导人的决策英明。几十年的发展使我国各部门的科研实力有了可观的进步,但面对计算机领域新的挑战,比如高性能的CPU芯片,下一代的信息网格、量子与生物计算等等,我们所处的形势其实与1956年成立计算所时差不多,全国真正内行的人很少。但资源分散,低水平重复,难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已成为制约我国科技发展的重要障碍。在回顾40多年前的计算机创业史时,怎能不感到“先集中后分散”的发展战略具有何等重要的现实意义!

我国最早研制的103104型电子计算机是根据前苏联提供的设计图纸经局部修改后试制成功的,103机从195711月开始研制,195881可以运行短程序表演,标志着我国第一台电子计算机诞生,命名为八一型。新华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标题为“我国计算技术不再是空白学科,第一架通用数字电子计算机制成”的消息。1959年八一型计算机又安装了自行研制的磁心存储器,平均运算速度提高到每秒1800次以上。104机是我国研制的第一台大型通用电子计算机,19585月开始研制,1959430 日算出了“五一节天气预报”。915新华社发表了“我国第一架每秒能运算一万次的快速通用电子计算机试制成功”的新闻。104机在科学计算中发挥过重要作用,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有关科学计算就是在104机上实现的。

张劲夫同志在回忆当时国家考虑启动四项紧急措施建立中科院计算所的背景时说:“成立中科院计算所,国家的意图很明确,就是为另两项更重要的紧急措施——研制两弹一星服务。当时国家领导人已很清楚,研制两弹一星必须要有先进的计算机,而我国在计算机方面几乎是空白,缺少领军人才,所以要以紧急措施的方式建立计算所。”50—60年代我国民用市场对计算机的需求还不迫切,当时最迫切的需求是国防建设,计算所义不容辞地承担了为两弹一星服务的历史重任。计算所1964年研制成功的119机完成过我国第一颗氢弹研制的计算任务。1967年计算所研制成功的109丙机是我国研制的技术上比较成熟的晶体管计算机,这台计算机为国防部门工作了15年,有效算题10万小时以上,被国防用户誉为功勋机。计算所研制的717计算机在第一颗卫星的监测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看待历史应有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对计算所前20年为国防建设作出的巨大贡献应充分肯定,不能用今天的市场经济的标准苛求本意是为两弹一星服务而建立的早期计算所。

60年代到80年代初,虽然经历文革10年动乱的严重干扰,不少项目中途下马,但计算所在计算机体系结构、外部设备、软件及应用等许多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除了上面提到的几项成果外,主要成果还有以下几项:1960我国第一台自行设计的小型通用电子计算机----107机研制成功。19644月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自行设计制造的大型通用数字计算机——119电子管计算机。19656月我国第一台大型通用晶体管数字计算机——109乙机通过国家鉴定。1971年研制成功的111型数字计算机是我国第一批集成电路计算机之一,将我国计算机技术推向第三代。1976年在国内首次采用电流开关逻辑电路的013大型通用数字计算机在计算所研制成功。1983年通过国家鉴定的757计算机是我国第一台大型向量计算机,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此外,计算所在记忆磁心、浮动磁头磁鼓、磁带机、行打印机以及计算机电源等方面当时都处于国内领先水平。从70年代初开始计算所开展了CADCAT等方面的应用研究,后来成立了中科院CAD重点实验室,在数字电路测试和图形学等方面作出了出色成果。计算所在操作系统、编译技术、网络总体设计、软件以及数值计算等各种计算机应用等方面都取得了先进的实用性强的成果。到1983年底计算所已发展成为包括22个研究室和2个研究组的综合性研究所,研究方向从器件到理论、从系统到软件和应用,几乎覆盖了计算机学科所有领域。1985年底,全所职工达1512人。

计算所的“摇篮”作用不仅表现在初期的人才培训,而且表现在她像一只老母鸡,下了不少蛋并且孵化了几只“小鸡”。60年代中期计算所的专用机与固体电路两个室分立出来组建了中科院微电子学研究所,后迁到陕西临潼,划归七机部,代号为771所。70年代后期计算数学研究室独立出来成立了中科院计算中心,即现在的计算数学与科学工程计算研究所的前身。后来软件研究室又独立发展为中科院软件所。90年代初以计算所网络研究室为基础又组建了中科院网络中心。根据学科发展的需要,从老的综合性研究所分立出方向更明确的新的研究所是一种正常现象,但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这种分立也削弱了计算所的力量。一项决策的正面效应短期内就可以看到,但其负面效应可能要较长时间才能体现出来。我国集成电路设计技术落后的一个原因是系统及逻辑设计人员与微电子电路及工艺设计人员分离,近几年片上系统(SOC)技术的发展更加要求这两方面科技人员的密切合作。目前科学院计算机与自动化领域几个研究所的体量偏小,不利于科学院承担国家重大项目。如果说当年拆分计算所促进了微电子和软件科研队伍的成长,那么现在我们需要更多地考虑如何联合各有关研究所的力量,克服资源分割的弊病,集中力量办大事。

计算所为研制两弹一星服务的历史使命到80年代初已基本结束。1983757向量机鉴定后不到一年,国防科大的银河一号巨型机就研制成功,其运行速度大大超过757。这一事件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它表明军口科研单位已经成长起来,可以独立承担为两弹一星等国防建设服务的重任。在这种情况下,计算所向何处去?一个拥有22个研究室、1500多人的大所面临重新定位的艰难选择。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是一场深刻的革命,观念要改变,机制要改变。从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国家在“摸着石头过河”,科学院也在探索改革的模式,计算所被汹涌的大潮推到科技体制改革的风口浪尖上。

二、       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支持计算机产业发展。

进入80年代以后,计算所面临的重大变革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科研方向由面向国防建设转变为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也就是面向市场,要为促进我国计算机产业的发展做贡献。二是断了“皇粮”,由国家拨款下达大型计算机研制任务为专项目标服务的时代过去了,计算所必须参与同行竞争,才能获得科研经费。从80年代末开始,科学院逐年减少对计算所的事业费投入,实行“一院两制”。在这种形势下维持一个1500人的大计算所既不可能也无必要,计算所的人员分流势在必行。

70年代中到80年代初我国计算机工业已初步形成。1973年原第四机械工业部召开电子计算机首次专业会议,总结我国计算机研制主要为国防服务不能形成批量生产的教训,决定放弃单纯追求运算速度的技术政策,确定发展系列机的方针,提出联合研制小、中、大三个系列计算机的任务。这次会议在我国计算机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工业部门的研究所和高校相继投入了系列机的研制,但计算所当时还承担一些国防科研任务,观念上也没转过来,在系列机的研制上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失去了一次直接与主战场结合的机遇。80年代计算机已进入以微处理机为特征的第四代,微机已成为计算机的主流产品。计算所在全国率先开展了汉字微机系统研究,1983年鉴定的GF20/11A微机系统是世界上第一台汉字操作系统计算机,即首先实现在操作系统层次处理汉字,获得1983年科学院科技进步一等奖。1984年完成了LX-80联想式汉字图形微机系统研制,1985年“联想式汉字微机LX-PC系统”通过科学院鉴定,这些成果后来转化为联想汉卡,成为联想集团创业时的主要产品。联想式汉字微机LX-PC系统荣获1988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90年代初计算所开发出先进的CAS386微机工作站,使386微机具有工作站的性能,这一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微机领域的科研是计算所从为国防服务转向为国民经济主战场服务的突破口,其出色的成果为我国微机产业的起步作出了重要贡献。可惜后来这一方向没有作为计算所的重点方向继续发展,特别是没有在微机芯片与操作系统等核心技术上作出重大成果,对微机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贡献不大。

为了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开始科研,计算所选择了石油物探部门为主要突破口。1981年完成的150-AP高速数据处理机明显提高了150计算机做石油地震勘探料处理的效率与精度。90年代初计算所与石油部门合作研制了一台用于石油地质勘探的大型数据处理系统KJ8920,计算所不仅提供了大型机,还与用户合作参与开发石油开采应用软件。此项成果获得1993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除石油部门外,计算所在80-90年代面向社会需求,开展了大量网络工程和应用系统开发工作,包括中南海办公自动化、宁波市金融网络、中关村科研网络和科学院百所连网、商业及税收系统、企业物质管理系统、电力调度系统、CAD管道布线系统、社会保障信息系统等等。有些应用项目完成后在科研成果基础上组建了新公司,如中科辅龙、中科同和公司等,实现了部分人员分流。

计算所不仅是我国计算机初创时期培养人才的摇篮,而且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中关村创业初期计算机企业的摇篮。80年代中关村有名的两通两海(四通、信通、京海、科海)都有计算所的科技人员参与创建。计算所直接投资(包括独资与合资)办的企业近二十家。通过激烈的市场竞争有些企业已经停办或合并,计算所二部管理的八家企业正在按公司法要求进行改制。技术上与计算所有密切血缘关系而且目前在市场有较大影响的企业包括联想、神州数码、曙光、希望、华建五大集团。这些企业分别在微机、高性能计算机、软件和机器翻译等方面为促进我国计算机与软件产业的发展作出过较大贡献。除曙光集团外,上述企业现在都是科学院直接管理的公司,但其初创时期的核心技术都是在计算所孕育的。至今这些企业还通过计算所招收培养研究生。计算所作为一个“营养钵”和技术源头,为这些企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建立的计算所为国防建设做出过重要贡献,但科研任务长期脱离经济主战场,“两张皮”现象严重。为了改变这种局面,让科技直接推动产业发展,11名计算所员工勇敢地“下海”,创办了计算所公司,后来发展成为我国计算机界的龙头企业联想集团。联想集团是科学院办企业的成功典范,正在向世界500强企业冲击。在中科院计算所公司和联想集团初期的发展中,当时计算所领导开明的扶植政策为下海人员解除了后顾之忧,计算所的金字招牌与计算所的人力物力支撑确实有助于联想发展,是计算所对社会的一项重大贡献。但是,坦率地讲,联想集团发展到今天的规模主要是柳传志等联想领导与员工在市场上努力拼搏的结果,计算所与联想的纽带并没有很好地体现为技术成果的持续转移。为了从技术上进一步支持联想发展壮大,科学院领导曾做过一次大胆的尝试,让联想集团代管计算所,试图把计算所变成联想研究院。在联想集团代管计算所期间,计算所几百名退休职工的生活福利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计算机应用等方面的人员进一步分流并得到进一步发展,计算所保持了一支较精干的科研力量。后来新的计算所能够轻装前进也得益于联想代管计算所时打下的基础。科学院其他研究所都羡慕计算所设立二部、通过联想协助解决人员分流这一有利条件,联想对计算所的科技体制改革的贡献应得到充分肯定。企业目标与国家目标虽有内在联系但还有区别,中国的企业还没强大到像IBM公司一样可以支持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中科院计算所长期以来是在国内牵头的国立研究所,一直承担着战略性的国家研究任务,如果将中科院计算所完全转变为只为一个企业服务的企业研究所,恐怕国内也难找到另一个研究所取代计算所的国立研究所地位。经过一段艰难的探索与反思,科学院终于找到了既有利于计算所又有利于联想发展的正确道路,即计算所作为国立研究所,主要承担基础性、战略性、前瞻性的研究任务,在科学院的直接领导下,为知识创新做贡献;同时在联想设立研究院直接为联想集团服务。为了支持建立联想研究院,计算所2000年初调出30余名年青的科研人员到联想。目前联想研究院的院长、两位副院长和五位研究室主任都曾是计算所的科研人员,计算所的两位研究人员还兼任联想研究院学术委员会成员。计算所为建立联想研究院做出了应有的贡献。目前计算所和联想研究院正在开展实质性的合作:计算所承担联想研究院委托的一些研究开发课题;计算所与联想研究院正在磋商联合申请863课题;联想研究院也打算派一些科研人员到计算所来参加合作项目研究,通过计算所进行高级技术人员培训;联想每年还依托计算所招收培养硕士、博士生。根据科学院的有关文件,联想集团每年上交给大股东科学院的分红利润的30%返回计算所支持计算所的科研工作,同时科学院也下发30%的联想分红利润给计算所二部。联想与计算所的关系已基本理顺,各自独立发展又相互支持,从不同的方面都为促进国家信息化、发展我国计算机产业做贡献。

目前计算所持有国有股权最多的公司是曙光公司。以曙光一号2000万元知识产权为基础融资成立的深圳曙光信息产业有限公司经过五年努力,已发展成为净资产约2亿元的高技术公司。经国家财政部和证监会批准,今年曙光公司已通过资产换股权借壳深圳科技控股公司正式在香港主板市场上市。曙光公司已先后在市场上推出天潮、天演、天阔三大系列30多种型号服务器,在高档服务器市场占有可观的市场份额。曙光公司在全国建立了十五个销售平台,发展了500多个代理商。国家智能机中心是曙光公司的强大技术后盾,同时依托在曙光公司和计算所的国家高性能计算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将把智能中心新成果迅速地转化为市场产品,通过智能机中心、国家高性能计算机工程中心和曙光公司的密切合作,计算所在高性能计算机方面已形成了良性循环,打通了从技术到市场的各个环节。

进入知识创新试点以后,计算所尝试通过与企业办联合实验室,经过一定时间的孵化再成立计算所参股的高技术公司。按照这一思路已成立京泰公司、中科力腾公司和中科网信公司。同时计算所正在着手与地方政府与企业合作,筹办计算所分部。这种种努力都是为了使计算所的科技成果尽快转变为真正的生产力,为促进我国计算机产业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三、       老树发新芽,培育新的生长点。

“大而全”并不是计算所的优势,随着技术的发展演变和人员的流动,计算所有些研究室已不再活跃甚至自然撤消。到80年代后期,如何按“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培育新的生长点已成为必须考虑的问题。

1986年国家启动的863计划给计算所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当时的国家科委经过充分的论证,选择了计算所作为863计划信息领域智能计算机主题的基地,决定将智能机主题(即306主题)办公室建在计算所,并依托计算所这个养分丰富的“营养钵”建立国家智能计算机研究开发中心(以下简称智能中心)。在19903月智能机中心的成立大会上,当时的计算所所长曾茂朝将成立智能中心与1956年的四项紧急措施相提并论,希望计算所“老树发新芽”,重铸辉煌。三年以后当智能中心的第一个成果曙光一号并行计算机开始走向市场时,当时的国务委员、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同志视察计算所时将智能中心比喻成新时期的黄埔军校,希望智能中心形成一支“敢死队”,像刘邓大军一样,冲出重围,成为我国发展高性能计算机产业的一支生力军。经过十年努力,智能中心没有辜负老一辈计算机工作者和全国人民的期望,计算所重新成为我国高性能计算机研制的一支重要力量,并且在高性能计算机产业化方面起到了领头雁的作用。经中国工程院评选,国家智能机中心推出的曙光系列服务器与神威、银河计算机并列已作为我国20世纪的重大工程技术成就之一载入史册。

与国防科大、江南计算所相比,国家智能机中心的硬件研制生产及机房条件、人员数量和国家投入等都相差很远。智能机中心的主要贡献是在分析国际上高性能计算机发展趋势和我国国情的基础上正确地把握高性能计算机的发展方向,率先在国内实现共享存储多处理机、大规模并行机与超级服务器并带头开展网格技术研究,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开拓新方向的作用,从发展方向上引导了我国高性能计算机研制,并且在围绕产业化开展高性能计算机研制方面进行了成功的探索。199310月,国家智能机中心推出曙光一号全对称共享存储多处理机,其研制经费之少(约200万元)、研制时间之短(一年左右),成果商品化程度之高等都与过去的高性能计算机研制形成鲜明对比。这是我国第一次采用商品化微处理机芯片和UNIX操作系统、走与国际接轨的道路研制并行计算机的可喜尝试。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顾问马宾考察智能中心后,向中央领导写报告称曙光一号研制成功的意义不亚于卫星上天。曙光一号研制成功也表明我国863计划智能机主题选择了一条不同于日本五代机的发展道路,以符合国际技术主流和市场需求的高性能计算机作为主攻方向。19955月智能中心又推出我国第一套大规模并行机系统曙光1000,使我国自行研制的计算机的实际运行速度迈上每秒10亿次浮点运算的台阶。继曙光一号以后,曙光1000再次获得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特等奖。并在1997年获得我国信息领域唯一的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998年和1999年智能中心相继推出曙光2000-I和曙光2000-II超级服务器,率先在国内研制成功大规模的UNIX机群系统,曙光2000-II峰值速度超过1100亿次,现已成为中国科学院网络中心的主服务器。该机在机群操作系统和集成化编程环境方面已进入国际领先行列。美国计算机界的权威学者Gorden BellDongarra 等参观曙光2000-II后,美国亚洲信息情报中心向美国政府写的报告中指出,中国高性能计算机研制已从落后走到非常接近西方的水平。2000年底智能中心完成第一期863计划306主题最终目标产品曙光3000超级服务器,峰值浮点速度达每秒4032亿次,超过863计划原订目标40倍。曙光3000超级服务器是目前国内性能最高的超级服务器,由70个节点(280个处理机)组成,内存168GB,磁盘总容量3.6TB。与以往巨型机研制不同,此超级服务器由用户与国家共同出资研制,国家只出一半经费(3150万元)。曙光3000目前主要用于基因组测序(华大基因中心)。以曙光2000/3000技术为基础而生产的曙光天潮系列超级服务器2000年销售40多套,占当年我国销售的高端计算机台数25%以上。

除了高性能计算机以外,智能信息处理也是计算所选择的另一生长点。90年代初计算所成立了中科院CAD开放实验室,在集成电路逻辑设计与测试,计算机图形学、工程数据库和计算机协同工作等方面作出了多项研究成果,获得中科院自然科学二等奖等奖励。CAD开放实验室培养了两百多名研究生,发表了大量论文。根据学科发展的需要,经院领导同意,CAD开放实验室现已改名为中国科学院智能信息处理开放实验室,陆汝钤院士任学术委员会主任,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徐志伟研究员任主任。智能信息处理开放实验室以大规模知识处理为主攻方向,开展知识科学、国家知识基础设施、分布式智能处理、知识挖掘以及生物信息学算法等方面研究。计算所在分布式人工智能、中文信息处理特别是机器翻译方面有较强的基础,机器翻译项目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并在此基础上分离出中科院科建集团。在智能化大规模信息检索方面也已推出商品化的产品并承担973基础研究任务。与高性能方向一样,智能化是21世纪信息技术的重要发展方向之一,智能信息处理将成为计算所新的亮点。

集成电路设计、软件、网络和数字化技术是21世纪计算机技术的热点,也是我国急需发展的技术,计算所在这些领域有一定的基础,科研方向上也有自己的特色。比如集成电路设计方面计算所的优势是熟悉当代高性能通用CPU的内部结构,在通用CPU设计方面有多年的技术积累,同时又有一支处于国际前沿的编译和操作系统设计队伍,具有与国际上大公司长期合作的经验。在内容处理软件和网络性能测试与优化、数字压缩技术、面像及手语识别等方面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在国内有较强的竞争能力。计算所要充分发挥自己的特色,在上述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形成新的生长点。

一流的研究所需要一流的人才来建设,一流的研究所也必然培育一流人才。计算所从1960年开始招收研究生,到2001年计算所已招收硕士生924人,博士生452人,已授予博士200人,硕士683人,目前在学硕士与博士生422人。计算所还为外单位培养硕士生131人。计算所是计算机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予点,中科院博士生重点培养基地,2000年招收博士生90名,已成为全国招收计算机博士生最多的单位。计算所一直是全国各重点大学毕业生向往的地方,硕士生录取率保持在10—15%,博士生录取率约30%,高于其他单位。良好的生源保证了良好的学生素质,研究生中不断涌现出拔尖的人才。全国首届评选百篇优秀博士生论文,计算机专业只评上两篇,计算所胡伟武博士的论文就是其中一篇。计算所培养的博士硕士不但已成为本所各个方向的学术带头人而且在其他单位的科研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良禽择木而栖,计算所对于海内外优秀学者已有相当的吸引力与凝聚力。近两年内计算所已从国外吸引三名“海外杰出人才(百人计划)”,好几位在国外已卓有成就的计算机科学家与计算所的相关学者成立了联合实验室。出国多年的高庆狮院士已回到计算所工作,最近张景中院士也已在计算所兼职工作。人才凝聚预示着事业发展,计算所的明天一定会更辉煌。

四、       知识创新工程为计算所创造美好的明天

1998年计算所作为首批试点单位之一最先进入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工程。知识创新工程给计算所一次新的发展机遇,同时计算所在知识创新过程中也面临更多的挑战。经过十多年的努力,计算所已从一个1500多人的庞大研究机构精简为科研人员固定编制为200人的新型研究所,原来22个研究室已浓缩为6个研究室。经过慎重论证,计算所的科研目标凝练为高端计算、4C融合网络和智能化软件三个主要方向,从事基础性、战略性和前瞻性研究,攀登计算机科学技术高峰。计算所的奋斗目标不仅是成为在国内起领头雁作用的国立研究所,而且要成为国际上有较大影响的著名研究所,在国际计算机学术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同时,通过技术转移,为计算机产业提供关键共性技术,以自主知识产权促进我国计算机产业蓬勃发展。

三年以来,计算所按照科学院知识创新的要求,在机制创新改革、凝练科研目标、吸收培养人才等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进步,获得了以曙光3000超级服务器为代表的一批重大成果。在国家尚没有重大项目经费投入的情况下,计算所的年青科研人员再次发扬“人生能有几回博”的奋斗精神,经过半年多夜以继日的拼搏,研制出与MIPS完全兼容的高性能通用CPU芯片Godson,可运行Linux2.4X-Window,并通过了SPEC CPU2000测试,该芯片含600多万晶体管,可执行250多条指令,几乎全部采用了当代先进CPU用到的技术。目前的芯片以FPGA实现,验证了十分复杂的逻辑设计的正确性与芯片兼容性,通过自行研制的二进制编译可运行PC机上的程序。明年将投片加工,获得商品化的高性能通用CPU芯片。Godson CPU芯片研制成功是计算所知识创新工程的重大成果,它又一次向社会证明:计算所说到做到,有一支敢于并善于啃硬骨头的队伍,值得信赖。为了尽快缩小我国在CPU核心技术上与国外的差距,计算所计划2003年研制出1000M奔腾III水平的通用CPU2005年在高性能通用CPU设计方面达到当时国际先进水平。我国几代计算机工作者和各行各业计算机用户一直在盼望有一颗与国际先进水平同步的中国“芯”,计算所知识创新工程将在5年内向全国人民奉献出令人满意的成果。除了高性能通用CPU芯片外,计算所在信息网格、大规模知识处理等方面也将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计算机技术发展十分迅速,全国从事计算机技术研究的大学与科研单位很多,中科院计算所要勇立潮头并在国际同行中有一席之地是件十分困难的事。安于现状或凭惯性向前挪达不到目的,必须从机制上、文化上彻底更新。最大的挑战是人才,必须不断地培养与引进尖子人才,后浪推前浪,在竞争中造就一支既有开拓创新精神又有真才实学并且踏实肯干的科研队伍,计算所才能再创辉煌。

让我们发扬“创新、求实”的光荣传统,以加倍的努力创造计算所更美好的明天。

 

2001年)